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深读

选秀时代太残忍

2010-12-09 09:19:00    作者:   来源:大众网--齐鲁晚报  

削发后的韩真真,等待着整容手术。(资料片)  韩真真,24岁,2006年超级女声第七名。韩真真:以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,现在我希望自己不要管那么多,我爱怎么弄就怎么弄。韩真真:因为这个圈子太让我……什么都比较功利,靠的不是你所谓唱得好就行了。

2006年,20岁的韩真真通过超女比赛为人熟知。

削发后的韩真真,等待着整容手术。

  韩真真,24岁,2006年超级女声第七名。因歌唱事业发展不顺利,近日她选择在海南“出家”,被母亲劝回后,又决定在深圳一家整形医院整容。

  从拥有万千粉丝到削断三千烦恼丝,从实力唱将到欲整容“妥协”大众,韩真真拥有怎么样的内心世界?她的身后,站着无数个曾经对舞台充满幻想却在圈内苦苦挣扎的年轻女孩。

  她说:“如果我今天所说的,对那些仍然有着成名梦想的女孩有所裨益,那么,我希望这篇文章,能够让她们看到。”

  ●如果说我不要名利,那太假了,哪个女孩没有成名的梦想。

  ●当我辛辛苦苦努力的时候,没有人来关注我,当我绝望了,冲动了,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了,反而都来关注我。

  ●我变了。我已经忘记当初的我是什么样子了。

  她被浮躁绑架

  田亚华:著名心理学专家,韩真真此次整容的心理咨询师

  韩真真经过很多年的打拼,能够进入到(超女)前十名的状态,虽然只是昙花一现,但也已经拥有了固定的粉丝群。转眼间就过去了五年,在这五年当中,她一直在走下坡路,后来连普通演出都接不了。相反地,另外几个长得漂亮的女孩子,现在还活跃在舞台上。当然这是她的认为,我个人认为也不光是漂亮,别人在音乐上也是有实力的,包括李宇春、何洁等一些人。

  她的发展状态不是很好,但曾经的一夜成名之后,就会由此提升自己的希望,其实人的痛苦,就来自比较。

  心理学里说归因,就是人发生一些事情以后寻找原因,归于外在的一些原因等等。真真没能继续在闪光灯下闪耀,她归因于“可能是我的长相不够漂亮”。爱美是人的天性,这是不能回避的,真真也是想拥有一张能够让大众接受的脸以后,再去接受她的音乐。因为很多人会暗示她,你现在发展得不够好,可能是因为这张脸不够好看。

  我感到,与其说是真真想去出家,不如说是娱乐圈这种浮躁的大环境下的状态绑架了她。因为她没办法,这是一种无奈。

  自己难道不是有贪念之人吗?

  我咒骂别人贪婪,我痛斥别人自私。可我想想,自己难道不是有贪念之人吗?难道自己还是最初的那个孩童吗?禅说要放下,结果放不下的人还是自己。

  而今我要放下了。这三千烦恼丝,是数不清的。也或许根本不需要去数。

  每个提到韩真真名字的声音,每

  一个看到韩真真样子的眼神,每一个听到韩真真声音的心灵。我会把这一切都忘记,正如你们一直以来都记得的那一幅永远沉睡的美景。

  我是韩真真。悄悄地我走了,正如我悄悄地来;我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叶子。

  —————韩真真“出家”前最后一篇博客

  你知道我进入这个圈子做了多少牺牲吗?

  记者:整容是你自己的意思吗?

  韩真真:我本来就想做,我妈不让我做,我和他们吵得不可开交。

  记者:你不觉得你这个样子很真,也很美吗?你一点都不丑。

  韩真真:可能少数真正喜欢我的人会这么想,但是更多的人不这么认为。

  记者:刚才你的心理咨询师也跟我说,如果美貌和才华可以并存,会让你更好地在歌唱的路上继续行走下去,他是赞成你去整容的。

  韩真真:其实我不一定要在这个圈子里走下去。

  记者:为什么说不一定?

  韩真真:以前太在乎别人的看法,现在我希望自己不要管那么多,我爱怎么弄就怎么弄。比如有人整容出了事,但那是别人的事,跟我没有什么关系。

  记者:记得你参加超女比赛的时候,就是一个很有个性很直率的女孩。

  韩真真:是,你知道我进入这个圈子之后,做了多少牺牲吗?包括为了所谓的前程,我做了多少事情,但是都没有结果,没有回报。

  记者:比如说?

  韩真真:比如有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不会把我写的歌放在专辑里,让我唱我并不喜欢的歌曲,做并不喜欢的事情,这样的事情有很多……我想要做的事情,他们不让我做。

  记者:喜欢你的人喜欢你、接受你,可能就是因为喜欢你现在的样子,甚至是并不漂亮的你。

  韩真真:我现在的样子,根本没有办法继续(走下去)。

  记者: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?

  韩真真:因为这个圈子太让我……什么都比较功利,靠的不是你所谓唱得好就行了。要变着花样做出点什么事情才能获得关注,付出和收获太不成正比了。

  记者:所以今天有人说,你出家和整容都是为了炒作,为了让别人接受你变成美人而来关注你的音乐。

  韩真真:我是没有说话权利的人,我只能在我的博客中写一些自己的心情。当我辛辛苦苦努力的时候,别人不管你,不在乎你在做什么,没有人来关注我;当我绝望了,冲动了,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了,反而都来关注我,我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很可笑而没有意思。这个圈子,太无聊了。

  记者:真真,这个娱乐圈,真的像别人说的,让你这么留恋吗?

  韩真真:不留恋。我现在一点兴趣都……这个娱乐圈,真的,不适合我。

  记者:五年前,我曾经在采访周笔畅(2005年超女比赛亚军)的时候,听她说过同样的话……

  韩真真:不在其中,你不会明白这其中的感受。

  记者:这个圈子,你觉得你真的进入了吗?

  韩真真:我本来就身在其中。如果你在里面,你就会知道,你根本就没有办法自己去决定很多事情。现在我能做到的,就是不管这么多了,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去吧。以前我虽然个性率真,但是还是想尽力去把事情做好,现在我已经不想管那么多了。只要我不伤害别人。

  我最好的青春都给了它

  记者:有必要去出家吗?这是你的一种对抗方式吗?还是只是一种逃避?

  韩真真:人无法面对一件事情,有的时候会选择逃避。

  记者:对,你在这样做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自己对家庭、父母,还有这个社会的一种责任?

  韩真真:大师也跟我说,你要放下所有的烦恼。如果你真的放下了,不用出家,也可以找到宁静。所以最后我还是回来了……是的,为什么我现在会坐在这里?因为我最后发现我没有办法割舍我的家人。我想,我再也不会考虑别人的看法了。

  记者:你身边的人说,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你笑了。

  韩真真:这个时代太残忍了。

  记者:想过放弃吗?即使当明星的梦想不成,你还是可以重新开始。大部分人的一生,都是这样平平淡淡的。

  韩真真:进退两难。我拿了投资商的钱,我不继续下去,就要赔钱,可是继续唱,又感觉看不到希望。压力很大。

  记者:你用了五年的时间来适应它,现在还是没有适应?

  韩真真:五年,人生有几个五年?我最好的青春都给了它,但是没有获得一个好的回报。都说青春无价,我感觉太不值得了。我不适应它,我妥协了很久,现在觉得自己的妥协是这么恶心。我现在不妥协了。

  记者:你指的不妥协是什么?是指从此要为自己活着?

  韩真真:对,不管未来会怎么样。我只要按我自己想的去做就好了。我要给我自己有个交代,我要对我自己负责任。

  一夜成名时,我只感到恐惧

  旁白:2005年、2006年连续两年,韩真真参加了湖南卫视超级女声比赛,第一年进入了杭州赛区二十强,第二年,她以扎实的唱功、独具特色的嗓音,一路赢得评委们的称赞,杀入全国总决赛并获得了第七名,更以翻唱歌手阿桑的一首《叶子》而赢得了万千粉丝,成为那两年因为超级女声舞台而一夜成名的超女明星之一。

  记者:你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是什么时候,是在超女比赛中吗?你迅速收获了别人用长时间的努力获得甚至没有获得的极高的人气。

  韩真真:应该是在那之

  前。

  记者:为什么不是比赛

  那段时间?

  韩真真:那时候,我感觉自己每天不是在为唱歌而活着,根本就是在为所谓的人气而活。

  记者:这是个出乎我意料的答案。我以为你会怀念那段光辉的日子。

  韩真真:曾经有人问过我,你感觉到的是什么?是茫然吗?不,我的回答是恐惧,恐惧自己的人气会不会比别人低?每次比赛结束去机场的时候,都会想,机场会有多少歌迷在等着我,会不会很少?这些对一个个年轻的小女孩来讲,真的是一种残忍。

  记者:当时你19岁,20岁。

  韩真真:对。太残忍了。我把自己弄成了30岁的心态,好累啊,还要装出所谓的成熟。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是比赛之前,只想到做音乐,只想到歌唱。以后,那种心态再也找不到了。

  记者:娱乐圈是个需要人有很强的承受力的圈子……

  韩真真:为什么有人吸毒,有人自杀,他们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压力超过了能承受之重。当然,只有竞争,才能相互促进,才有发展,可是这种东西出现在音乐上,却真的挺耻辱的。

  记者:为什么呢?

  韩真真:因为各种类型的音乐是没有好坏之分的,也不该用名次来分出个优劣,我们做的是把更好的音乐带给别人就好了。但是现在只要你赢,也只有赢了才是好的。

  我已忘了自己当初的样子

  记者:那时候,会不会以为从此以后就是灿烂的星途?

  韩真真:对,以为会有一个好的公司,会有好的作品,会帮助我去做更多更好的歌带给别人。当时真的就是这么想的。

  记者:想得太单纯?

  韩真真:不是一般的单纯。太单纯了。根本不是我们这个年龄所能承受的。

  记者:你和其他的女孩(超女)还有来往吗,她们都过得怎么样呢?

  韩真真:都一样。那一批。我之前也跟大家聚会。大家都一样。一批(新人)出现了,后来又来一批新的,一批批的……我也不想说太多,已经成为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了。

  记者:真真,你对名利这两个字怎么看呢?

  韩真真:我挺想要名利的。谁都想要名利。谁不想呢?

  记者:那首歌真的能做到吗?“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,至少我还能够勇敢地自我欣赏。”

  韩真真:哪个唱歌的人,会说我不想成名?不想要利?大家都一样。但是现在,我要不到,我不要了。如果说我不要名利,那太假了,哪个女孩没有成名的梦想?

  记者:这五年,你觉得自己变了吗?

  韩真真:我变了。我已经忘记当初的我是什么样子了。

魏鹏

相关阅读

 

您对其他相关新闻感兴趣,请在这里搜索

自定义搜索

 
 
 
登录名
密 码

查看所有评论


不是大众网会员,欢迎注册

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众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

 
<var id='xrcdpUP'><i></i></var>
    <strong id='xw'><acronym></acronym></strong>
    <fieldset></fieldset>
    <dir id='ExVCXLT'><dfn></dfn></dir><option id='FRW'><font></font></option><base id='BPBklZ'><strike></strike></base><fieldset id='XpbMaQRq'><code></code></fieldset><small id='RY'><listing></listing></small>
      <abbr id='befS'><legend></legend></abbr><blockquote id='PFgE'><cite></cite></blockquote>
      <u></u>
      <dfn id='tUnvGR'><big></big></dfn><dfn id='gL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dfn><xmp id='UqHji'><small></small></xmp><var id='tuBsiD'><bdo></bdo></var>